Destiny.

男神挖掘出了我隐藏着的花痴属性,小天使唤醒了我沉睡着的痴汉属性,相信我,在那之前我真的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乖宝宝(๑•́ ₃ •̀๑)
快斗,苗木小天使,小蜘蛛,梅团控

致苗木君的一封信

  亲爱的苗木君,祝你生日快乐!好久没来了呢,作为高三狗,到现在寒假还没有开始的我实在没时间为你准备像样的生日礼物。不过至少,在我最喜欢的你生日这一天,我还是想写点东西来表达对你的祝福。
  最先开始注意到你,是你在说出“会背负着已死去的同伴的思念继续前进”这样坚定的话语之后,实在不敢相信,之前还因为舞园的死亡而深受打击直至昏倒的你,能够这么快重新振作起来,甚至选择一条比起逃避更加艰难也更加痛苦的道路,这个时候,我就隐隐发现了在你那瘦小的身子下隐藏着巨大的力量。
  你常常说,乐观是你唯一的优点,我觉得不只是这样。是的,你的乐观确实非常值得欣赏,但除此之外,你的温柔,你的善良,你的坚持,你的勇敢,这些都是你战胜绝望的关键因素,当你面对同伴的猜疑时,你选择的是相信,当你明白友人的苦衷时,你选择的是谅解,当你遭受绝望的打击时,你紧握住手中的希望,当你踩在独木桥的一端,而底下是万丈深渊时,你毅然地前行。或许你自己没有发觉,可是你的强大却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作为观众的我的眼里。
  你会给我这么大的震撼,或许是因为现在我所处于的环境刚好与绝望能够产生些许共鸣,作为高三的学生,每日每夜都不得不使自己沉浸在题海之中,直到高考前,仿佛没有完结的卷子似乎让人看不到黎明的曙光,尤其是在这个寒冷的冬日,对于理综卷上那一个个式子不禁更加厌烦。这个时候,我觉会想到,即使是这样乐观的你,也仅仅是一个普通人,更何况你身处比我更加残酷的环境中,应该也会有这种无力到想要放弃的感觉吧,那么是什么给予你冲破这困境,继续向前的勇气呢?看着你与同伴温馨的日常,我忽然明白,你的信念不正是来源于你身边的人吗?其实有时候希望就是如此简单,即使只是一点点的火光,足以驱赶你周围的黑暗。
  我相信很多人都曾听说过这样一个例子,教授给他的学生看了一张画有一个小黑点的白纸,教授问他们看到了什么,大部分学生的回答都是“一个黑点”,很少有人答到周围的白纸。生活也是这样,当面临困难时,我们就会把困难无限放大,而忽略了周围除了困难外大部分的美好的事物,而你不同,你面临的困难无疑不是一个小黑点这么简单,可是即使这样,你却把握住了隐藏在绝望背后的星星点点的希望,那么,对于拥有大把希望的我,把黑点染成白色又有何难呢?
  最后,谢谢你让我重新审视了我自己,再次祝你生日快乐,你一直是我最闪耀的希望,成为像你一样即使看不容易被发现,也拥有着无人能比的强大的人是我最终的目标,我相信你的希望一定能覆盖所有的绝望。

虽然说是写给小天使的生贺,但感觉更多还是写给我自己看的,希望自己能够不要忘记此时内心的坚定,无论是高考之前,还是今后的生活。(当然,其实当成情书来看也完全没问题o(*////▽////*)q)

本来想和雨那篇文章一起发上来的 后来发现貌似不行的样子 就单独发上来了(〃ノωノ)虽然只是临摹 但是对于手残来说也好困难ಠ~ಠ
苗木小天使生日快乐❤❤❤🎂🎂🎂
http://shewangdestiny.lofter.com/post/1e60f79c_e1439f4

【苗木君生贺】【狛苗】雨

啊啊总算写完了(;д;)从一个月前就一直想为小天使的生日写点东西,然后……就一直拖到了现在(T_T)还好赶上了小天使的生日❤❤❤第一次发文总感觉有点紧张,因为是用手机发的所以格式可能会有问题请见谅(╥﹏╥)



   “雨,开始下了呢。”
    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切,无论是狛枝凪斗眼前的这个浑身沾满泥土,发梢上还挂着水珠的少年,还是周围那模糊得似乎要与大雨融合在一起的场景,亦或是少年轻柔得逐渐在雨声中消散的声音,一切的一切都在雨滴地笼罩下变得朦胧不清,少年手中透明的伞也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屏障,而少年那双翠绿色的眼睛在连绵不断的雨丝和伞的双重阻挡下却依然格外得清晰。
    狛枝凪斗不喜欢雨天,因为不幸的事情似乎总在雨天发生,就像他原本蓬松得同棉花糖一样的头发,也在雨天好似蔫了般,像是预示着接下来不幸的到来。这些不幸是否是为了之后的幸运做铺垫呢?这时的狛枝还不曾知晓。
    又是一个下雨天,到底已经连续下了多少天的雨,狛枝凪斗不想去细数,他撑起常备的伞,在走出门的那一刻,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风,伞从手中脱落,挂在了栏杆上。狛枝想去拿回伞,却一不小心踩空,摔了下去。万幸的是,他落在了楼下的花坛里,并没有受什么伤,然而……
   “我喜欢你很久了,请和我交往吧!”
    日向创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弯着腰,脸上带着不多见的绯红,手里还握着一枝与自己头发一样有些蔫掉的花……
    狛枝拍掉了身上的叶子和花瓣,因为雨伞的遮挡,没有看清日向越来越黑的脸,自顾自地回答到 :“这份心意我是很感谢啦,但是真抱歉啊,日向君,我对你没有那种感……”
    话还没说完,日向就把狛枝揍飞好几米,嘴里还嚷着:“等等啊七海听我解释!”就追随着早已走远的七海消失在雨中。
    唉,自己到底是多么不走运啊,明明自己就只有幸运这一个才能。边走边碎碎念的狛枝突然看到一个人滑了一跤后,连人带伞滚下了坡,一头栽进泥土里,手中的面包全部送给了泥土当养料,才发现貌似有一个人比自己还不走运。
   “痛痛痛……”少年吃痛地叫唤着,慢慢捡起落在一旁的伞,看着埋在土里的面包,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那个……”
    少年被狛枝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将视线从面包转移到狛枝身上。
    “你没事吗?”
    少年抢先狛枝一步,发出了自己的疑问,快走向前,与狛枝面对面,再将自己的伞举高没过狛枝的头顶。
    狛枝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伞早在刚才的一系列事件后不知道飞往何处了。
    不过,这句话本来不应该我来说吗?狛枝在心中默念到。




   “咦?!!苗木君你原来是管理天气系统的神明吗?!”
    在看到对方惨不忍睹的厌遭遇后,善心大发的狛枝决定邀请他到自己家里来做客,在途中却得知了不得了的事情。
   “没、没有那么夸张啦,现在我只是个小小的雨神啦,因为这里下雨的系统有些故障了所以来检查一下而已,目前天气系统都是雾切桑和十神君他们在管理哦。”
    苗木连连挥着手否认,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他的脸颊有些微微发烫。
   “那不是也很厉害吗?而且根据苗木君所说的,苗木君将会正式管理天气系统的吧?”
   “嗯……说是这样没错啦。”苗木有些为难地挠挠后颈,“不过并没有狛枝君想象的那么伟大哦。”
    这句话当然只被狛枝当做谦虚所用的措辞,他一边回应着苗木的话一边向家走去。
   “啊,到了。”狛枝打开们侧着身示意让苗木进去,可是苗木却犹豫地站在门口,皱着眉头,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困扰。
   “苗木君?怎么了吗?”
   “啊,不好意思狛枝君,我……有点不擅长应付……这个。”苗木指了指狛枝家门前的一个白色小挂件,小挂件上无论什么时候都泛着笑颜。
    原来是晴天娃娃啊,狛枝将它取下,随意地丢进了口袋,明明是晴天娃娃,可自己挂上后却根本毫无用处啊。
    在邀请苗木进家后,狛枝为他准备了热咖啡和替换的衣物,在苗木不知道是第几次的道谢声后,他再次询问起和这个叫苗木诚的少年有关的事情。
   “苗木君喜欢雨天吗?”
   “唉?”似乎没有想到对方提这个问题,苗木稍微停顿了一下,“嗯……并不讨厌哦,在雨天中总觉得会有一种罗曼蒂克的氛围,不过雨天多了也是会让人们感到困扰的吧。”
    罗曼蒂克……自己可从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啊,应该说不愧是雨神,还是不愧是苗木君呢。
   “可能是因为我目前只见过雨天的关系吧,所以对雨比较习惯了呢。”
   “这样啊,所以苗木君不擅长应付晴天娃娃啊。”
   “嗯,不过要正式管理天气系统,必须对所有天气都能够应对自如才行呢。”苗木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将注意力集中在墙壁上的照片上。
    狛枝虽然对苗木突然转移的注意力抱有疑问,可是直觉告诉他这个时候还是沉默着比较好,于是也跟着苗木看向了墙壁。
    墙壁上贴着许多五彩缤纷的照片,大多都是一些风景照。有晴天的,有雨天的,有雪天的,有樱花飞舞的,也有大雾弥漫的。
   “其实,无论是晴天、雨天、雪天,我都不讨厌哦”苗木接着之前的话,“虽说这对于只看过雨天的我而言是有点奇怪啦,不过我还是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无论是什么样的天气,都有它独特的罗曼蒂克之处,只要有同伴在的话。”
    苗木的语言中似乎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将狛枝的视线牢牢地集中在他身上。
   “在雨天,与同伴们共撑一把伞,在晴天,与同伴们一起出去游玩,在大雾弥漫的日子里,与同伴们手牵手共同前进,无论是哪一种都十分的美好。”
    苗木原本就不算结实的身体在狛枝宽大的外衣的包裹下显得更加瘦弱,可这样的身子却意外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
   “虽然现在我还只是个小小的雨神,虽然这些对我来说可能还是太遥远,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更加期待着,期待那一天的来临。所以,即使不被他人所信任,我也会不断努力着,等成为正式管理者之后,总有一天我也会和同伴们一起,拍出属于我们自己的美丽的照片,就像我所相信的那样。”
    苗木那双翠绿色的眼睛仿佛透着光,就像即使是迷雾也隐藏不住的灯塔的光芒那样,清澈透亮,那光芒里充满了对未来呢期待与向往。
    狛枝似乎听见什么东西破土而出的声音,没错,希望的种子已经发芽了,嫩绿色的苗正不知疲惫地向上蹿。
    而眼前这个少年,就如同他的名字那样,象征着永不破灭的希望,虽然现在他希望的光芒还不是那么强大耀眼,不过却十分的温暖,轻柔地,悄然地覆盖住了黑暗。



    在得知苗木马上就要离开的消息后,狛枝凪斗的心情一直有些低落。就在狛枝回家准备劝说苗木再留一阵子的时候,却发现苗木不见了。
    不仅是苗木不见了,连与苗木有关的东西,苗木的衣服,苗木随身携带的伞也不见了。硕大的房间里除了狛枝自己的东西以外只留下了一个白色的晴天娃娃。
    不同于之前挂在狛枝家门口的那个,这个晴天娃娃的头有些歪,没有熟练的人制作的那么精细,而晴天娃娃脸上一笔一画出来的表情却无不体现制作者的用心。
    在这个晴天娃娃的角落处还有几行清秀的字迹 :
   “非常感谢狛枝君这几天的照顾,期待我们下次的见面!”
    啊啊,看到这里,已经不用考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狛枝紧握着晴天娃娃,冲出了家门。
    明明连告别都还没有说,明明雨都还没有停,明明……
    因为来不及撑伞的缘故,轻柔的雨丝浸湿了狛枝的头发,模糊了他的眼眶。虽然雨不大,可是在雨中长时间的淋洗也使得他的衣服湿得不成样子,就好像第一次遇到苗木时的那样狼狈。
    狛枝又一次不自觉来到第一次和苗木相遇的地方,苗木摔倒的痕迹早已被覆盖,那些散落的面包早已经被清理,干净得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仿佛那一切都是他的梦境。
   “狛枝君?”
    一个轻柔并且熟悉的声音透过雨声飘进狛枝的耳朵里,将狛枝从回忆拉回了现实。
    狛枝顺着声音迅速捕捉到眼前的人。
    仍然如在梦里一般,显得那么不真切,无论是此时举着那把透明的伞,穿着整洁的少年,还是原本十分喧闹却不知为何突然安静下来的环境,亦或是少年脸上被透明伞遮挡住却依稀能够辨认的笑颜。而少年的眼睛却依旧那么清晰透彻。
    狛枝凪斗不敢眨眼,因为他害怕他眨了眼,这不真切的一切就会随着早已消失在雨声中的少年的声音一起逐渐消失,无影无踪。
   “狛枝君,”少年那温润的嗓音再次响起,“下次再见吧。”
    狛枝因为少年的话想要伸手抓住他,可是他们之间似乎隔着一个无形的屏障,无论怎样,狛枝都无法触碰到他。
    少年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愈来愈接近少年手中的伞的颜色。
   “天,已经晴了哦。”
    突然来的刺眼的阳光使得狛枝不得不闭上双眼,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身前的人已经彻底消失了。



    日向创觉得自己的好友狛枝凪斗最近有点奇怪,他变得莫名关注天气,也时常盯着一个晴天娃娃发笑。难道是上次自己下手太重了所以把他本来就奇怪的脑子变得更加奇怪了吗?
    虽然是这么想,可是日向创一点也不觉得愧疚,毕竟那次完完全全是狛枝的错,而且……
    日向创看了看身旁又盯着天空看得出神的友人,友人脸上浮现着毫不掩饰的笑容。
    虽然还是很奇怪,但至少现在的狛枝比以前那个阴沉的家伙好多了。
   “总有一天还会再次见面的。”
End
作为一个作文渣表示从中间开始就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玩意儿了ಠ~ಠ 本来只想写几百字的小清新一点的东西,没想到脑洞一开就收不回来了,感觉越写越奇怪真的果咩
以及祝亲爱的苗木君生日快乐哦 小天使你最可爱了❤❤❤会一直喜欢你的o(*////▽////*)q苗木君你是我的希望(*/ω\*)@